胃溃疡合并幽门螺杆菌感染采用泮托拉唑治疗

 胃溃疡是一种发生在胃贲门至幽门间的溃疡, 与Hp感染密切相关, 且临床普遍认为胃溃疡的近期愈合效果较为显著[1]。但胃溃疡患者停药后的病情复发率较高, 相关的机制尚未明确, 可能与Hp持续感染、胃酸分泌紊乱、溃疡愈合质量较差有关。针对胃溃疡的治疗, 后续抑酸治疗对于提高溃疡愈合质量、减少病情复发起到关键作用, 但在选择抑制药物上, 应注重考虑安全性这一问题。泮托拉唑可显著抑制胃酸分泌, 有助于溃疡愈合、恢复溃疡周围组织学结构和功能, 进而提高溃疡愈合质量、抑制病情复发;同时, 泮托拉唑的安全性已得到广泛认可[2, 3]。关于泮托拉唑能否作为胃溃疡的首选治疗药物仍存在争议, 长期治疗的安全性尚未形成统一定论。对此, 本研究旨在分析胃溃疡合并Hp感染采用泮托拉唑治疗的临床效果。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择本院2016年1~12月收治的106例合并Hp感染的胃溃疡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根据治疗方法不同分为观察组(55例)与对照组(51例)。对照组中男24例(47.06%), 女27例(52.94%);年龄最小26岁, 最大68岁, 平均年龄(48.8±8.1)岁;溃疡直径最短0.3 cm, 最长2.1 cm, 平均溃疡直径(0.89±0.41)cm。观察组中男26例(47.27%), 女29例(52.73%);年龄最小27岁, 最大69岁, 平均年龄(49.2±8.5)岁; 
  溃疡直径最短0.2 cm, 最长2.0 cm, 平均溃疡直径(0.86±0.39)cm。两组性别、年龄、溃疡直径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方法 对照组患者采用采用阿莫西林、克拉霉素、法莫替丁联合治疗, 具体方法如下:阿莫西林(广州白云山制药总厂, 规格:0.25 g×12粒, 批号:1652573), 1 g/次, 3次/d;克拉霉素(江西汇仁药业有限公司, 规格:250 mg×6粒, 批号:1478264), 500 mg/次, 3次/d;治疗7 d后, 采用法莫替丁(广州柏赛罗药业有限公司, 规格:20 mg×12粒, 批号:1452846)治疗, 40 mg/次, 1次/d。观察组患者采用阿莫西林、克拉霉素、泮托拉唑联合治疗, 方法如下:阿莫西林、克拉霉素治疗方法同对照组, 并给予泮托拉唑(杭州中美华东制药有限公司, 规格:40 mg×7粒, 批号:1516745)治疗, 40 mg/次, 1次/d。持续治疗4~8周。 
  1. 3 观察指标及判定标准 比较两组胃镜下溃疡愈合效果、治疗前后溃疡周围组织成熟度、Hp根除率、溃疡复发率、不良反应发生率。以停药后4周复查14C-尿素呼气试验(14C-UBT)结果呈阴性, 说明Hp根除。随访5个月, 根据胃镜检查结果, 判定溃疡是否复发。胃镜下溃疡愈合效果判定标准:若溃疡及周围的炎症均全部消失为治愈;若溃疡消失, 但周围组织仍存在炎症, 或溃疡面积较治疗前缩小>50%为好转;不符合上述标准者为无效。总有效率=(治愈+好转)/总例数×100%。根据溃疡周围组织成熟度, 评价溃疡愈合质量, 溃疡周围组织成熟度分为优、良、差3个等级, 其中优:绒毛或上皮完整, 腺体数量增多, 且结构形成较好, 毛细血管较多, 炎性细胞浸润较少;良:绒毛矮小或上皮完整较差, 腺体数量较少, 结构形成不完整, 毛细血管较少, 炎性细胞中度浸润;差:新生上皮细胞较少, 完整性极差, 极少绒毛和腺体结构, 未形成毛细血管网, 存在大量炎性细胞浸润[4-6]。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7.0统计学软件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等级资料采用秩和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两组胃镜下溃疡愈合效果比较 观察组胃镜下溃疡愈合总有效率为96.36%, 明显高于对照组的84.31%,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 2 两组治疗前后溃疡周围组织成熟度比较 治疗前, 两组患者溃疡周围组织成熟度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 观察组患者溃疡周围组织成熟度明显优于对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 3 两组Hp根除、溃疡复发、不良反应发生情况比较 观察组Hp根除率、不良反应发生率分别为83.64%、12.73%, 与对照组的78.43%、11.76%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溃疡复发率为5.45%, 明显低于对照组的19.61%,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众所周知, 质子泵抑制剂较H2受体拮抗药具有更强的H2受体拮抗药作用, 前者的靶向性强, 安全性高, 广泛用于治疗消化道溃疡[7-9]。与其他类型的质子泵抑制剂对比, 泮托拉唑的安全性进一步提高, 原因在于泮托拉唑被证实对细胞色素P450系统的影响小, 减小对其他药物代谢的影响。对于胃溃疡患者而言, 持续有效地抑制胃酸分泌, 有利于溃疡愈合, 但关键在于减小胃酸对溃疡周围组织学结构和功能的损害[10, 11]。在本研究中, 所有患者均采取法莫替丁、阿莫西林、克拉霉素治疗, 在强效抑制胃酸分泌的同时, 亦可根治Hp感染, 两组Hp根除率均>75%, 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提示Hp持续感染有可能作为溃疡复发的重要危险因素, 有必要持续给予抑制治疗, 为溃疡愈合创造良好的酸性环境。但H2受体拮抗药的长期应用, 存在较多的不良反应, 可能与该类药物仍具有轻微的H1受体拮抗作用有关, 且H2受体拮抗药在体内分布广泛, 口服生物利用度不高[12]。在本研究中, 观察组患者采用泮托拉唑治疗的效果显著、安全性尚可, 原因在于该药具有良好的药代动力学, 具有强效的抑酸作用, 且持久, 口服生物利用度高, 代谢完全, 患者的治疗依从性较好, 即使发生不良反应, 亦较为轻微。泮托拉唑作为第三代质子泵抑制药, 作用胃黏膜壁细胞的靶向性显著强于其他类型的质子泵抑制药, 在抑制胃酸分泌的同时, 在酸性环境的稳定性较好, 对于抑制胃蛋白酶分泌和活性亦具有一定作用。多项研究表明, 泮托拉唑具有较高的用药安全性, 较其他質子泵抑制剂更适用于治疗胃溃疡, 强大的抑酸效应, 对于抑制Hp增殖、感染和损害胃黏膜, 提高溃疡周围组织成熟度均具有积极作用[13-15]。基于上述观点, 采用泮托拉唑治疗胃溃疡合并Hp感染, 具有作用部位准确, 药物相互作用少, 且愈合率较高, 止痛效果显著, 原因在于泮托拉唑可显著抑制胃酸分泌, 具有更好的耐受性, 且与克拉霉素、阿莫西林等抗菌药物联用能够有效根除Hp[16-18]。由本研究可知, 观察组胃镜下溃疡愈合总有效率为96.36%, 明显高于对照组的84.31%,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前, 两组患者溃疡周围组织成熟度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 观察组患者溃疡周围组织成熟度明显优于对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Hp根除率、不良反应发生率分别为83.64%、12.73%, 与对照组的78.43%、11.76%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溃疡复发率为5.45%, 明显低于对照组的19.61%,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这充分说明了泮托拉唑治疗胃溃疡合并Hp感染的效果显著, 可有效提高胃溃疡愈合质量, 抑制病情复发, 且安全性尚可, 值得临床推广采用。
参考文献 
  [1] 金哲, 周宝民, 王大勇, 等. 泮托拉唑联合奥曲肽在消化性溃疡并上消化道出血的治疗应用. 临床荟萃, 2014, 29(11):1299-1301. 
  [2] 潘峻岩, 吕梅. CYP2C19多态性对奥美拉唑和泮托拉唑三联疗法治疗幽门螺旋杆菌疗效的影响. 中国医院药学杂志, 2014, 34(21):1845-1848. 
  [3] 杨正益. 泮托拉唑钠肠溶片与莫沙必利治疗功能性消化不良的临床效果及安全性. 世界华人消化杂志, 2014, 22(29):4514-4518. 
  [4] 孙树申, 杜绍山. 双歧杆菌、嗜酸乳杆菌联合三联疗法根除幽门螺杆菌效果观察. 山东医药, 2014, 54(34):39-40. 
  [5] 蹇小婷, 倪泓, 刘丽娟, 等. 注射用泮托拉唑预防应激性溃疡的应用. 西北药学杂志, 2014, 29(5):522-524. 
  [6] 郭鹃. 泮托拉唑联合柴芍六君子汤治疗慢性糜烂性胃炎的临床疗效分析. 职业卫生与病伤, 2014, 29(4):280-281. 
  [7] 毕红燕, 陈峥宏, 綦廷娜, 等. 质子泵抑制剂与抗生素对幽门螺杆菌的联合抗菌作用. 世界华人消化杂志, 2014, 22(23):3547-3551. 
  [8] 徐鑫钢. 奥美拉唑和泮托拉唑分别联合阿莫西林治疗胃溃疡临床分析. 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 2014, 29(S2):216-217. 
  [9] 范跃峰. 安胃汤与泮托拉唑治疗幽门螺旋杆菌感染胃溃疡44例. 陕西中医, 2014, 35(7):837-838. 
  [10] 江岚. 泮托拉唑钠+莫沙必利治疗胃食管反流病疗效观察. 山东医药, 2014, 54(21):65-66. 
  [11] 李浩, 施芳红, 刘菲, 等. 质子泵抑制剂与酸相关性疾病. 世界华人消化杂志, 2014, 22(15):2073-2080. 
  [12] 王明友, 胡震宇. 泮托拉唑联合血凝酶治疗上消化道出血的临床观察. 中国药房, 2014, 25(20):1859-1861. 
  [13] 何鑫, 刘丽华, 张明香, 等. 泮托拉唑致過敏性休克文献分析. 中国医院药学杂志, 2014, 34(10):845-848. 
  [14] 刘辽, 杨代喜, 蒋丹, 等. 康复新液联合泮托拉唑治疗消化性溃疡疗效及安全性的系统评价. 中成药, 2014, 36(3):491-497. 
  [15] 阴俊, 江梅. 泮托拉唑治疗胃溃疡42例临床疗效观察. 陕西医学杂志, 2014, 43(3):378. 
  [16] 卓文锋. 泮托拉唑、克拉霉素和阿莫西林联合治疗Hp阳性活动期DU效果观察. 承德医学院学报, 2017, 34(2):122-124. 
  [17] 崔虎军. 泮托拉唑、阿莫西林、克拉霉素、替硝唑序贯疗法根除幽门螺杆菌的疗效分析. 中国继续医学教育, 2015, 7(23):133-134. 
  [18] 王峰, 杨秀芳. 胃溃疡应用阿莫西林与泮托拉唑联合治疗的临床研究. 中国处方药, 2017, 15(1):50-51. 
  [收稿日期:2017-09-12]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8-02-05 09:56:08
上一篇:乌司他丁联合奥曲肽治疗重症急性胰腺炎的疗效
下一篇:惠州地区住校学生泌尿系结石危险因素
网友评论《胃溃疡合并幽门螺杆菌感染采用泮托拉唑治疗》
相关论文
Top